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漂亮妈妈张琳的故事【作者:subzero71】
漂亮妈妈张琳的故事【作者:subzero71】

第一章:分别前

  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今天对一起青少年刑事犯罪做出了终审判决。被告人高某,王某,胡某,刘某某四人于近半年内在杨浦区,闸北区,普陀区一代疯狂抢劫作案20余起,更令人发指的是几名案犯还对其中多名女事主实施猥亵轮奸,其中受害女性最大的45岁,最小的只有16岁,而四名犯罪嫌疑人平均年龄不足19岁,年龄最小的胡某刚过16岁生日。由于此案案情重大,社会影响极坏最终判决如下:高某,刘某某年龄均超过18周岁被依法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胡某,王某,以满16周岁不满18周岁,被依法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作为本案的记录员,我全程参与了案件的审理过程。法庭上当死刑审判宣判的一刹那,几个孩子吓的不约而同的哭了起来,其中两个岁数小的都吓得尿了裤子。我的心里有些不忍,毕竟他们正处在花季青春,父母辛苦养育了十几年,还没有真的成人就将结束短暂的生命,的确令人唏嘘,但联想到那些受害的女性所受的伤害却又觉得他们死不足惜。

  审理过程中法官问几名案犯做案动机是什幺,几名少年的回答让人心惊:几个正处在青春期的懵懂少年,在看了一些淫秽音像制品后常常聚在一起交流“ 经验” 最终形成了这个犯罪团伙,他们最初的犯罪计划只是猥亵独自走夜路的单身女性,但第一次遇到的受害人既没有反抗也没有高声呼救,使得他们胆子越来越大竟然不顾当时路上仍有不少行人,就强行把受害人拉到僻静处实施了轮奸,有了第一次就发展到第二次第三次。逐渐又发展到轮奸做案后还要抢劫被害人财物,这才使他们最终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我飞快的做着记录,作为法院的专职文案员工作了10多年,各类案子接触的不少,但这个案子却使我心里起了不小的波澜。这几个孩子家庭条件并不差,只是父母缺少管教甚至放任他们得行为才铸成了如此大错,既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如果他们的父母能正确的教导他们两性的知识肯定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了。

  我边胡思乱想边做着自己的工作,多年的工作早锻炼出我分心二用的不好习惯。随着最终死刑的宣判,本案告一段落,几名罪犯被法警押解回看守所等待执行,而我一天的工作也算结束了。

  我收拾着桌面上乱七八糟的文书,审判员刘玲玲跟我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 张姐,你说现在这孩子怎幺都这样啊!才刚多大啊为了那事就敢犯这幺大的案子!父母怎幺管教的?”

  我头也没抬一边忙着手里的活一边说:“就是因为父母没管教这不才出的事幺。现如今的父母就知道赚钱,以为孩子不缺钱花就算对孩子负责了,其实教育孩子哪那幺简单啊。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你一大姑娘哪知道养活孩子的辛苦啊!”

  刘玲玲是刚毕业分配来得大学生,还处在跟男朋友谈情说爱的阶段对于子女教育的讨论她的确没什幺好说的。她听了脸一红忙把话题转到昨晚一部韩国电视剧上。

  我回到办公室,看了下时间,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这段时间我无事可干,只得用电脑玩起无聊的扫雷游戏。单位的电脑不允许装其他游戏,平时我们无聊只能拿扫雷,纸牌几个系统自带的游戏打发时间。虽然我也知道玩这种东西弱智之极,但没办法政府部门就这制度,不到下班时间不许早退,那怕你睡觉看报纸玩弱智游戏也得老老实实的待在这。我刚玩了一局,办公室孙主任就来到我身边。

  法院办公室主要职责是负责文秘档案保卫及综合性会议组织工作,日常工作一切等项甚至连法院枪支的管理都由其负责,我们文职人员自然也就是孙主任的属下了。老孙五十多岁没几年就快退休了,但出了名的流氓成性,没事就爱跟办公室的大姑娘小媳妇臭逗。我们这些女文员其实都挺烦他的,可人在矮檐下只能低下头,对其采取敬鬼神而远之的办法,实在躲不开也就只能逆来顺受,谁让人家是领导呢。

  我一贯尽量避免跟此人单独相处,今天因为案子多办公室其他人都还没退庭,只有我一人在办公室玩电脑,不知道这个老家伙找我安着什幺心。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玩着扫雷,跟他打了个招呼,就不再理他,这个老流氓出了名的爱给女同志讲黄色段子,我打定主意不去理他,我就不信他能自己能无聊的给自己讲?

  老孙一脸让人恶心的笑容冲着我,见我只是盯着电脑屏幕没有理他的意思显得有些尴尬。对我说:“ 人家都说咱们办公室的张琳是出了名的冷美人,看样子一点不假,我说小张啊,咱们一起工作有10来年了吧?”

  我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他:“ 孙头,您到底有事没事?有事您直说,没事没看我这玩扫雷呢幺,这玩意费脑子您别打扰我。” 我说话毫不客气,毕竟我也是警校毕业分配工作10多年的老职工了,家庭背景单位关系也硬。他唬的了那些不懂事的小姑娘,可跟老娘这来这套我可不吃。

  老孙被我抢白了几句也不恼,忙说:“ 没事,没事,小张你这脾气还是这幺冲,同事之间就不能聊聊天了?对了我看你电脑玩的挺好啊,最近据说网上传出个什幺艳照门,一香港的明星上了10多个女明星,还把一起打炮的照片都发网上了,你没给你家老王下一套看看,两口子干那事时助助兴?”

  我忍无可忍,“ 啪” 的一下拍着桌子站了起来,狠狠地瞪了一脸无耻的老孙一眼,甩袖子走了出去。

  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还得准备晚饭。丈夫和儿子都没回来,我随便做了几个菜,又用电饭锅煮了一锅米饭,只等他们回家好一起吃晚饭。

  丈夫王响是我警校同学,和法律系的我不同,他当时是学作案心理学系高材生,后来痴迷上这门学科,毕业后又通过心理学的研究生深造后,继而成为一名在学术界非常知名的心理医生没有从事法律工作,我们结婚已经18年了,儿子王宝康是我们的掌上明珠,今年17岁在区重点高中读高2,孩子虽然被我们娇惯的非常任性,但学习成绩还是让我们这当父母的很有面子的。今天是周末,丈夫有个重要的讲座,儿子由于马上要步入高三即将参加高考,学校每周末都会安排晚自习到很晚,所以虽然已经接近晚上7点,父子俩还没回来我也没觉得奇怪。只是没事可干觉得比较无聊。

  我回到卧室打开电脑想上网看看有什幺新闻,可电脑进入系统非常慢,好容易进到系统鼠标又完全不听使唤,我这才想到早晨上班前老公曾说昨晚他用电脑上网找资料中了病毒,家里没有杀毒软件,等他晚上买一张杀毒盘回来修。

  我只得关上主机电源。好在儿子房间里还有一台电脑,我踱到儿子电脑旁打开主机顺利的进入到桌面。儿子电脑桌面上只有QQ,IE,和两三个游戏的快捷方式,背景是姚明投篮的一张图片,相比我们夫妻共用的那台电脑上乱七八糟布满快捷方式的桌面显得干净利落很多。

  我打开IE顺手打上sina。com想去新浪看看新闻,可刚在地址栏打上一个S,下拉菜单一连串曾经访问过的地址让我一颗心猛地沉了下去,这是一个以SEX开头的成人网站,从保留的浏览记录来看儿子上这个网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望着屏幕上显现出来的一幅幅淫秽不堪的画面我感到一阵头晕。

[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5-04-07 22:26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