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书记爱民] [作者:不祥] [全]
[书记爱民] [作者:不祥] [全]

不是全本我不发,觉得好嫩就>>>>>>

  1

  欧亚非商厦,琳琅满目的商品令人眼花缭乱。在手表柜台前的一对男女格外引入注意。那穿着花格子衬衫,吊带长裤的男人是一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那穿着真丝连衣裙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那女孩搂着那男人的左臂。看那亲密无间的样子,很容易让人断定那肯定是父女俩,但那女孩却时不时地在那男人的屁股上拧了一下。那男人打开那女孩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张百圆大票给了那女孩。那女孩朝着那男人甜甜地一笑,就拿着钱买手表去了。

  那女孩将新买的手表在那男人的面前一晃,但那男人并没有看那明晃晃的手表,而是淫笑着两眼盯着女孩那高高隆起的胸部。那女孩将手表戴在了雪白的手腕上后,就靠在了那男人的身上。那男人用右胳膊搂着那女孩的纤细的腰,俩人朝着商厦门口走来,那女孩的高跟鞋在地板上发出“咯咯”的响声,那异常丰满的乳峰有节奏地颤动着,那男人的两眼正色咪咪地盯着那颤动的乳峰。可以断定那男女既不是父女关系也不是夫妻关系,是什幺关系呢?……那个色鬼,他是谁呢?

  他就是万泉县现任县长甄爱民。不是说他是书记吗?别着急,他离开他的岗位,在这个海边度假城市里逍遥享受,就是为了书记宝座!

  2

  这甄爱民是江家屯大队的,根正苗红。他爹在淮海战役中壮烈了,他娘立即改嫁了,他与爷爷相依为命。他爷爷在一九六零年闹饥荒时饿死了,十六岁的他为了活命开始干起了偷鸡摸狗之事,但因为他是孤儿又是烈士后代,所以公社和大队都拿他没办法。他头脑也算是聪明的,但就是不把精力用在学习上。

  一九六三年夏天的一天晚上,甄爱民放学后回到家,走了一个多小时的他觉得肚子饿极了,但又没有东西吃。于是他决定出去偷只鸡煮煮吃,偷谁家的呢?他想了一会决定偷大队书记江金宝的儿子江庆曾家的鸡。江庆林和甄爱民是小学时的同学,江庆林和他同岁,长得又矮又胖又黑,就象一头小肥猪,头脑笨得也象一头蠢猪,初中没考上,却回家当上了小队会计,今年春又娶上了一个很俊的媳妇。

  江庆林凭什幺?不就是因为他爹是大队书记吗?我甄爱民头脑聪明,又是烈士的后代,但不还是光棍一条吗?没人关心没人疼吗?学习好有什幺用?不如有个当官的爹……

  甄爱民爬上江庆林的院墙向里面一望,他惊呆了!

  他借着月光看见江庆林正在和他那漂亮的媳妇一丝不挂地在院子里干那男女交合之事。那媳妇坐在磨台上,小矮子江庆林站在地上,一边抓着他媳妇的两个白晃晃的奶子,一边狠劲地干,那媳妇乐得哼哼啼啼地说:“使劲呀!再使劲呀!”

  十八岁的甄爱民浑身一下子象着了火一般,下身立即硬得象一根热铁棍。

  他立即轻轻地跳下来,脱下裤子蒙着自己的脸,又爬上了墙,轻手轻脚地跳下去,又蹑手蹑脚地走到江庆林的背后,一下子将腰带套在江庆林的脖子上狠命地一勒。江庆林哼了一声就倒在了地上。那媳妇仍闭着眼,因而没有发现发生在眼前的事,还误认为是江庆林累得不行了,因而浪声浪气地说:“不中用的猪,老娘正在兴头上,快给我用舌头舔舔。”

  甄爱民立即将他那硬得象热铁棍一样的东西猛地插了进去,学着江庆林的样子,两手抓着那媳妇的两个滑溜溜的奶子,狠命地干起来。那媳妇乐得嗷嗷直叫。那媳妇突然睁开了眼,甄爱民立即用手捂着她的嘴,继续狠命地干。甄爱民发现那媳妇不但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反而用两手搂着他的腚有节奏地用力。于是他放开了捂着她的嘴的手,他又狠劲地干了一劲,乐极精泄。

  他立即提上裤衩就想跑,那媳妇却抓住他的手柔声说:“我愿意和你玩,你是谁,你和俺说说,俺好抽工夫找你玩。”

  甄爱民一阵暗喜,于是解下蒙着脸的裤子,亲了一下那媳妇的奶子,就翻墙跑回了家。

  原来这媳妇叫宋如英,娘家是龙水县周家沟大队的,她十六岁时被本村的一个四十多的光棍在玉米地里强奸。刚开始的时候,她吓得要命,又哭又叫,可干了一会她就不吱声了,她尝到了男女交合的乐趣。那光棍干完后想杀人灭口,就要卡她的脖子,她立即娇声说:“大爷,你别卡我,我愿意和你玩,我保证不对任何人说,你解开我的衣服亲亲我的奶子吧……”

  那老光棍愣了一下,就立即解开了她的衣服,他第一次见女人的白晃晃的奶子,就含着那白嫩的尤物狂亲乱吻起来。过了一会,仰躺在地上的周如莲哼哼啼啼地说:“大爷,你再玩我一次吧。”

  于是那老光棍又干了第二次、第三次,俩人在玉米地里折腾了两个多小时。

  从此以后,宋如英就象患了烟瘾一样迷上了男女交合之事。事后的第三天夜里,她熬不住了,就主动悄悄地溜到了那老光棍家,那老光棍喜出望外,俩人又干了三次。宋如英的瘾是越来越大,可是那老光棍两个月后却挺不住了,先是腰酸背疼,最后阳痿不举了。

  于是宋如英又勾上了她的堂哥,但不久丑事败露,她爹狠狠地用牛皮腰带抽了她一顿,打得她死去活来,可是没过几天她又去勾她堂哥,她爹无可奈何了,就托媒人将她远嫁到江家屯大队给江庆林做了媳妇。

  宋如英刚与江庆林成亲的时候,十八岁的江庆林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还能满足她火一般的情欲,可是过了三个月江庆林就不行了,当江庆林败下阵来的时候,她就让江庆林用舌头给她舔……这次被甄爱民干得死去活来,所以她高兴极了。

  当江庆林苏醒过来的时候,问宋如英发生了什幺事。她说:“有一个梦面人把你勒昏了,想强奸我,我奋力反抗,那个人就吓跑了。”

  江庆林长吁了一口气,说:“以后咱俩不能在院子里玩了,在屋里关着门玩,什幺事也没有。”宋如英装模作样地扶起江庆林走进屋里关上了门……

  甄爱民自从与宋如英干了那一次交合之事以后,更是无心读书了,整天满脑子就想那事,他一闭上眼睛就有两个大白奶子在他眼前晃动。宋如英也是日夜想着怎幺再与甄爱民销魂一次。

  十天以后的一个傍晚,甄爱民低着头无精打采地从学校里回来,当他走到村外的一片玉米地旁时,突然听到一个女人叫他,他抬头一看,见十多米远处的宋如英挎着一个篮子朝他一笑就钻进玉米地里去了。甄爱民立即来了精神,他环顾了一下,见没人,就跟着钻进了那块玉米地。甄爱民见宋如英已经一丝不挂地仰躺在一块塑料布上,他迅速脱了衣服就趴在了那宋如英的身上……

  完事之后,宋如英穿上衣服,从篮子里拿出了四个卷着炒鸡蛋的煎饼,甄爱民接过煎饼就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宋如英又从衣袋里摸出了十元钱,柔声说:“你拿着这钱,买点好吃的补补身子。”

  甄爱民不好意思伸手接钱,宋如英娇嗔道:“这钱是俺公公给的,他当大队书记不缺钱花,你拿着就是了。你以后也应该想个办法当个官,当了官就有了权;有了权就有了钱,有了钱就可以整天吃香的喝辣的;有了权也就会有好女人,你要适当了官,我就给你做老婆。”

  甄爱民已经根本无心读书了,他每天盼着放学的时刻,宋如英每天在那块玉米地里等着他。但是好景不长,有一天他俩在玉米地里正干在兴头上的时候,江庆林领着两个背着枪的民兵钻进了玉米地。甄爱民被狠狠地揍了一顿,江庆林用绳子将甄爱民的双手和双脚结结实实地捆起来,又将他的裤衩塞进他的嘴里,然后扬长而去。

[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5-04-08 22:52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