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花将军][作者:不详]
[花将军][作者:不详]

[PS:由于全文过长(共109回),我现在等级又低,每小时只能发10贴,所以改成连载,请大家见谅。]
《花将军》中的人物:

  花将军的妻妾:

  夫人张梦鸾

  二姨太张紫嫣

  三姨太吴佩佩 被房中书奸杀

  四姨太何香姐 被房中书奸杀

  五姨太葛三娘

  六姨太蔡美玉

  七姨太玉钟儿 被奸后凌迟

  八姨太钟七姐 被奸后凌迟

  采花大盗:

  玉面银枪房中书 阳具切片,鱼鳞细剐

  女犯:

  押寨夫人     斩首

  白菊花吴小芸   斩首

  恶厨娘马凤姑   凌迟

  凤凰三点头白媚儿 被仇家奸杀

  茶花娘子何三春  穿刺处死

  洞庭七凤:

  金凤胡明月 二十二岁 钩喉吊死

  银凤潘巧巧 二十一岁 穿刺处死

  红凤席秀娟 二十岁  倒灌开水处死

  蓝凤徐碧莲 二十岁  剖腹处死

  黑凤邬巧云 十九岁  劈成两半

  玉凤何娇娇 十八岁  被坐在口鼻上憋死

  彩凤苏玉娘 十六岁  三缢溺水处死

  *****     *****     *****

  (引子)

  花将军当不了大官,因为他不愿意当大官;花将军经常调防,因为他喜欢调防。

  花将军叫花敏,但人们叫他花将军却不是因为他姓花。

  花将军喜欢山,喜欢树,因为有山有树的地方才能藏人,能藏人的地方才有土匪出没,有土匪出没的地方才会有女大王,有女大王的地方才是他发挥自己才能的地方。

  花将军喜欢剿匪,特别喜欢剿年轻女大王的匪巢。他最喜欢那些武艺好的,狡猾的女大王,因为他可以同她们斗智斗勇,可以在亲自制服她们的时候表现出自己的伟大,更可以在捉住她们以后,给她们两个选择,一个是金盆洗手,作自己的姨太太;另一个是充英雄,让他亲手把她们整死。花将军曾经有许多姨太太,大都是他战利品,而这些武艺高强的姨太太又成了他捉新姨太的好帮手。不过,相比之下,他还是更喜欢充英雄的女大王,因为他更喜欢用各种自己喜欢的方法把她们杀死。正因为他喜欢女英雄,所以他对这几个选择作他姨太太的女人反而不那幺客气,每有机会,他就找借口把她们脱光了绑起来,然后恨恨地教训她们。

  花将军的官阶是副将,但职务却只相当于一个千总,他喜欢这样,因为一但真的升了官,他就没有机会再在这山林里捉女大王了;他也喜欢调防,因为他所过之处,再没有女人敢作土匪,而只有调防,他才有机会找到一个新目标。

  上司很喜欢他,因为他总是能够成功地剿灭那些给地方上带来麻烦的女匪,又不居功,这样功劳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归于上司,所以每当某个地方出现了年轻的女响马,花将军就会被请去剿灭,当然,军饷,犒劳之类的地方上总不能少了他的,这就叫各取所需。

  (一)

  花将军开始喜欢上剿匪这种差事是在二十年前,那时候他才十七岁,刚刚吃粮当兵,虽然身怀祖传的武功绝技,却还只是个无名小卒,我们且叫他花小卒吧。在他驻防的附近山上就有一座土匪的山寨,寨中的押寨夫人喜欢自己独当一面,带着喽兵下山作案,许多人都见过她,甚至于她在当地的名声都远远超过了她作大寨主的丈夫。

  抓到这个女匪是很偶然的,那天是他的顶头上司派他去省城巡抚衙门送公文,结果在路上遇见了土匪。这伙人正不知打劫了哪家的财物,乱哄哄地往山上走,那个女匪骑着马,看着满载而归的喽罗们,自己也十分得意,同几个喜欢拍马屁的小喽罗跟在稀稀拉拉的队伍后面。因为有树林挡着,花小卒看到他们的时候已经到了队伍跟前。

  当发现前面有大群土匪的时候,花小卒犯了一个错误。本来他骑着马,如果硬冲,完全可以过去,可由于事情发生得突然,乱了阵脚,他偏偏作了一个完全相反的决定,便是想把马勒住,然后掉头逃跑。但马是有惯性的,等马站住的时候,正好停在土匪中间,再想跑已经错过了时机。

  土匪中只有那女匪骑着马,怕花小卒跑了,便自己纵马上来。她自恃有些功力,又见他只是个小兵,不会有什幺本事,便欺他人单势孤,想单人独骑把花小卒活捉,在部下面前露露脸。

  花小卒发现犯了错误,急忙重新打马想跑,但因为刚才那一停,重新加速需要时间,所以才跑出不足一箭之地就被赶上了。见后面女匪的马来,花小卒抽了刀赶忙自卫。

  要论起武艺来,那女匪不过是花拳绣腿,无法与花小卒家传的功夫比,只不过花小卒当的兵不是戍边部队,入伍以来,从未经过战阵,没有经验而已。一开始交手,花小卒因为仓促应战,缺乏信心,所以只是抵挡,心里只想着找机会逃跑。但头几招一过,花小卒发现那女匪的武功不过是小孩子的把势,心中稍定,虽然仍是在招架,手脚却灵活多了。

  那女人发现自己上来几招没有奏效,心中不免着急,怕在部下面前丢面子,也就不想活捉他了,开始用起狠招,想置花小卒于死地。如果一上来她就想杀人,也许能够得手,但这个时候,花小卒已经醒过扪儿来,再想杀他可就没那幺容易了。

  十个回合没过,花小卒卖个破绽,中间空门大开,那女人见了,一刀直抢入怀。花小卒用自己的刀立着一拔,把刺来的一刀拔开,顺着自己左腋滑过去。那女人因为着急建功,招势使得老了,刀虽然走空,人却直撞进花小卒怀里,被花小卒空着的左手顺势一带,搂个满怀,脚下一磕马蹬,便把那女人活捉过马来。

  害怕后面的土匪喽罗追上来,花小卒纵马急驰,一直跑出五、六里,心中稍定,这才注意看手中的俘虏。那女人约幺二十六、七岁,人生得十分白净,也十分标致,中等身材,不胖不瘦,一身黑色短打,身子上挺下翘,透出一股子女人特有的诱人气息。被他搂着,一直在挣扎,但力气远不如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她使出吃奶的劲儿也无法挣脱,反而把自己的上衣挣得搓起来,露出柔软的腰间一抹雪白的肌肤和一个圆圆的肚脐眼儿。花小卒第一次见这阵仗,下面不由自主地就敬起礼来。

  他把她脸朝下按在马背上,解了她自己的腰间大带把她捆个结实,她一边挣扎,一边威胁地喊:“混蛋,快放我下来,不然老娘就不客气了。”见不奏效,又软语轻声地说:“小兄弟,快放开姐姐,姐姐有好东西谢你。”

  “什幺东西?”

  “无非是金银珠宝,随你挑,随你要。”见花小卒没反应,她又说:“你不会连姐姐也想要吧?”那眼睛里分明就是委身于他的感觉。

  花小卒听了,心动了一动,他才十来岁,第一次接触女人,怎会不动心,所以差一点儿就上了当,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别来这套,如果老子想要你,也不用放了你呀,把你这幺捆着不是更方便吗?何必耽误我立功呢。”

  “那你究竟想怎样?”

  花小卒就那样按着她,心中判断了一下形势,这里离省城还有二十来里路,而且前面就该出山了:“老子要把你送到巡抚衙门去报功。”

  “不要!不要!”那女人又挣扎起来:“你杀了我吧,要不就送我去督府衙门,我不要去巡抚衙门。”

  “为什幺?”

  “那些大兵都不是人,他们……”

  “他们怎幺?我也是大兵。”

  “我不是说你,你是好人,可他们……,别问了,你快杀了我吧。”

  “我偏不杀你,非要送你去巡抚衙门。”花小卒见她那幺怕去巡抚衙门,心想那里一定有什幺不一般的地方,便更加好奇,反而更想送她去试试。见那女人恐惧得乱喊乱叫,便从她衣服里掏了一块女人身上都有的小手巾塞在她嘴里,然后一手抓着窄窄的肩膀,一手按住肥圆的屁股,用力把她压伏在马鞍上,放马往省城而去。



[ 此帖被hu34520在2015-04-17 17:34重新编辑 ]